首页 > 新闻中心 > 易港新闻 > 【易港金融】从牌照式到穿透式监管:互金协会如何破局?

【易港金融】从牌照式到穿透式监管:互金协会如何破局?

发布:2016-03-28 00:00:00

3月25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在上海正式挂牌成立。协会筹建领导小组组长、原央行副行长李东荣当选为会长。

                   

众所周知,经过前几年的高速发展,互联网金融行业已经颇具规模,与此同时,传统金融机构的互联网化也在不断深化。但在金融业务创新与融合的过程中也滋生了不少的风险,给监管带来了极大的挑战。

 

李东荣也在发言中就提到,金融创新的驱动下,金融机构横向业务合作、股权交叉投资越来越多,其业务范围和风险暴露已经跨越了原有的行业划分,使监管重叠与监管真空并存问题更加突出。

 

在此背景下,这个高规格、跨条线的行业自律协会的出现自然就被给予了厚望。

 

从协会构成来看,首批会员437家,传统金融机构与互联网金融公司基本各占一半。其中,来自银行机构84名,来自证券、基金、期货公司44名,来自保险公司17名,来自其他互联网金融新兴企业及研究、服务机构292名。

 

不过,这种“物理”上的融合能否真正消解传统金融机构和互联网金融业态之间的壁垒?协会在规范行业发展和推动监管上能起到做大作用?央行副行长潘功胜提到的“穿透式”监管能突破决互联网金融的监管困境?这一切还尚待观察。

 

突破“牌照式”监管框架

中国金融行业“分业监管”的模式也沿用在了互联网金融领域,按照此前的分类,股权众筹归证监会管、网络借贷平台由银监会负责、互联网保险业务则由保监会来管。

 

但相比互联网金融的创新速度而言,监管总是滞后的,更严峻的问题在于,互联网金融机构中各种金融业务的交叉、混业也给以机构监管为主的监管方式带来了极大的挑战。


互联网金融是否要采用“牌照式”监管一度引发各方论战,有观点认为这种方式过于死板,不利于金融创新业态的发展;另一种观点则认为这是最规范、最成熟的监管方式。


从推动金融业务创新的角度来看,前一种观点获得了互联网金融行业内更多的赞同票,但这也意味着必须突破现有的监管框架。显然,这一步并不容易实现。不少业内人士也认为,这是制约互联网金融监管往前推进的重要因素。

 

不过,今天在互联网金融协会的挂牌仪式上,潘功胜提到了“穿透式”监管。

 

在谈及互联网金融监管时,他表示要透过互联网金融产品的表面形态看清业务实质,将资金来源、中间环节与最终投向穿透联接起来,按照“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甄别业务性质,根据业务功能和法律属性明确监管规则。

 

“要坚持监管规则的公平性,不论金融机构还是互联网企业,只要做相同的金融业务,监管的政策取向、业务规则和标准就应一致,不应对不同市场主体的监管标准宽严不一,引发监管套利。”潘功胜说。


某国有大行网络金融部人士告诉笔者,美国在创新金融业务的监管上就采用功能监管、行为监管。这种监管模式的好处在于,不管一家创新金融机构的名称、标签是什么,模式有多创新,它的每一步行为都可以找到相应的监管条例去约束。

 

“打破‘身份’的标签,从业务的本质入手。”在他看来,相比大而全的机构监管模式,功能监管、行为监管的方式会更灵活,更有利于监管快速地跟上金融创新的步伐。


当然,除了上述监管思路之外,协会也在今日发布的自律管理章程中提到了,互联网金融统计监测、信息共享、风险披露、风险预警、IT系统、数据备份等基础设施、制度和手段的建设。

 

不过,互联网金融协会还只是一个自律组织,它未来在规范互联网金融行业和推动监管上能起到多大的作用,现在还尚未可知。

 

从“对立”关系到共生竞合

姑且不说“穿透式”监管能否实现,如果协会能够推动互联网金融与传统金融的融合,这也是向前迈进了一大步。因为今年以来,双方的关系一直颇为紧张:先是有多家银行关闭了P2P的支付接口,后又有保监会叫停资金账户险。

 

开鑫贷总经理周治翰认为,首批会员单位覆盖目前互联网金融行业各业态,具有广泛性和代表性,有利于推动机构之间的业务交流和信息共享,这本身就具有重要的意义。


在他看来,互联网金融的发展离不开传统金融的大力支持;传统金融的转型升级也需要互联网金融带来的灵感和想象力。协会把这么多不同类型的企业组织到一块儿,为双方融合创新创造更广阔的合作空间。

 

潘功胜在为央行研究所出版的《新金融时代》一书作序时也提到了这种融合的大趋势。“经过这几年的发展,互联网公司和金融机构对互联网金融的理解逐步深入,合作共赢的空间逐渐打开,传统业务和新兴业务的融合明显加快。”

 

他认为,未来金融机构可以加大运用互联网模式和平台进行金融业务创新的力度,互联网公司也可以尝试通过设立、并购重组等方式控股或参股实体金融机构,加快进入金融领域的步伐。

 

不过,尽管协会成员从构成上做到了全面覆盖,不过,从核心班底来看,传统金融机构依然是主角。副会长中除了蚂蚁金服的董事长彭蕾和中国金融教育发展基金会理事长初本德,其它八位均来自监管部门和传统金融机构。

 

另外,协会的理事会由142名会员代表组成,其中来自银行金融机构30名,来自证券及相关企业12名,来自保险及相关企业6名,来自其他互联网金融企业94名。


传统金融机构、大型金融机构占据了主要的“领导”位置,这也引发了外界的担忧:官本位和大企业主导的风格是否会影响互联网金融协会的定位?中小互联网金融企业的呼声能否得到充分的体现?

 

事实上,这也不是央行第一次把各个金融机构凑在一起。此前的互联网金融专业委员就是第一个有央行背景的互金行业协会,那也是首次打破了“门第之见”把传统金融机构、互联网公司、P2P网贷等互金创业公司聚集在了一起。

 

但从后续效果来看,它在规范行业和推动监管方面进展缓慢,发出的“声音”也十分有限。不过,相比专委会,今天挂牌的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是央行直属的一级协会,值得期待的就是这个级别更高的自律组织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了。

文章摘自网贷之家

下载手机客户端